徵羽♚

『如果齒輪重新轉動,結局亦不會改變。』
头像ID:49190921
徵羽。主文炼,农药,bsd,tr。
天赋技能手滑点了嘲讽和帅(啧
[全部圖文轉載禁止]
我当年慨于乾坤翻覆,目不识丁的破落子弟成了军阀老爷,通晓古今的学者却做了梨园班主。我那时还是太年轻,一心想着遂心上人的愿,摆摆自己的威风。不料他心眼那么死,把自己的命都算进去,只求报他自己以为的知遇之恩。现在细细想来,他本就该芝兰玉树地在台上唱着,一如他外表那般像个精致的琉璃人偶,一板一眼皆是书生般的纯净,不染俗世烟火,最后也不必命殒红莲。——当年予我口饭吃的正是他啊。 军阀x戏子的邦良。有时间了就写。 11
不行。文风和题材磨合不到一起绝对不行。只怕邯郸学步。 1
【芥樋】瓦伦丁的迷茫☆文豪野犬 芥川龙之介x樋口一叶☆谁知道呢。 一次失败的尝试。☆瓦伦丁节贺。若我能写完。☆只是个脑洞。只是说出一个樋口妹子的心声。大概吧。 樋口一叶不适合白堇色,就是那种看上去有些虚幻,软软的淡蓝色,很淡很淡的那种。 ……也许吧。我也不知道我适合什么颜色。也许黑白也不适合我。 樋口一叶拉开衣柜门,视线所及之处除却家居服尽是看惯的那一套。白衬衫黑色职业裤装。想起曾目睹过的银所着白色飘逸长裙,突然觉得呼吸一窒,樋口一叶条件反射地捂住脸。索性眼角只是微酸,意料之中的东西并没有来。 前些日子见到的,街上女孩子们的大衣很好看。手帐里如此叙述着,旁边是看似潦草至极,却千真万确是自己认真回忆还原的大衣式样—... 5 17
20
【三日鹤】 箱庭Carnival 03☆密码士三日月宗近 X 心理士鹤丸国永 ☆自世界观 ☆自角色有 刀剑名称更改有 此处设定为石切丸年长于三日月宗近 ☆第一部分-溺于深海 “你要是请我吃可丽饼的话,我可以给你奖励?” 三日月宗近顺着被扯住的衣角看去,蹲在步行街商店口的白皙青年用另一手捏住连帽衫的帽檐,笑得颇为自负,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 青年的神情实在像个孩子,三日月宗近不免要摆起社会人士的架子,对这个游手好闲的小年轻教训一番:“我说啊,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。” “我知道我知道,”青年两手插兜站起身,语气像是小大人,“世界上... 1 34
【三日鹤】 箱庭Carnival 02☆密码士三日月宗近 X 心理士鹤丸国永 ☆自世界观 ☆自角色有 刀剑名称更改有 此处设定为石切丸年长于三日月宗近 ☆第一部分-溺于深海 选做题的优点是你可以在权衡利弊后选择一个。在上次同三条家友好的家庭会餐后,“顾问塔”又发来两条委托。本着现在厚道的原则,我更倾向于找三条三日月——不消说其中也有颜的原因,我承认。不过也有对未来的长远规划:如果能同三条家建立比较可靠的长久合作关系,我也没必要四处奔波上门揽活了。大凡能找“雇佣兵”的,张口闭口都要最好的,像个暴发户。“0005”?只排第五?我的简历就这么被扔进垃圾桶。 在... 23
【三日鹤】箱庭Carnival 01☆密码士三日月宗近 X 心理士鹤丸国永 ☆自世界观 ☆自角色有 刀剑名称更改有 此处设定为石切丸年长于三日月宗近 ☆第一部分-溺于深海 ☆by Homare   鹤丸一进包厢差点没被吓死。秉持着惊吓专家的几分自矜,他勉强控制住情绪换上谈生意时惯用的嘲讽微笑——就是那种脑内空空如也的专家才会露出的微笑,鹤丸国永也是对着镜子苦练了三个月才熟练掌握的。 不论怎么说,包厢内的架势也太吓人了点。正对自己的是面带标准谈判式微笑的三条石切,他右手边是努力敛起狂气笑容的三条子狐,三条子狐右手边的两个人他不认识:一个有着比三条石切更有压迫力的身形,衬衫也收不... 4 51
【安清】大和守安定之恋☆刀剑大和守安定 X 刀剑加州清光 幕末(可以视为司马辽太郎《新撰组血风录》中的《冲田总司之恋》的neta作 ☆这里的设定是:刀剑男士和普通人类可以看到彼此。由于 冲田是交替使用两把刀,所以安定与清光并不认识。 ☆By Homare   雨下得匆遽。大和守安定从“道旁茶屋”道谢着走出,手里多了把蛇眼伞。 大和守安定将伞别在肘窝,歪头遥望不远的音羽之泷。冲田总司第一次向大和守安定提起时,他就在内心里小心翼翼地抚弄这个名字,或许在梦话中也唤过这个名字也说不定。否则冲田君也不会开玩笑般对自己说... 4 20
【三日鹤】鹤殇 -壹- ☆浪人三日月宗近 X 神主鹤丸国永 改编于夏达《子不语·叁》第十二回《鹤殇》 历史捏造注意 ☆ @晴日昭昭 昭儿你的点文。 ☆By Homare   雨滴重而不密,击在水面后旋即出现水泡,乍看也有些趣味。这样的雨是一年一次的。国永从钱箱上跳下,百无聊赖地遁回神龛内。在这里也看过几百来次了。几百年的时间,即便是百年一遇的奇观,在国永看来也已经是不足为奇的程度。... 27
『菊诞』『桜诞』夏季三十题(1)☆菊诞[顺便也祝自己生日快乐啦 ☆夏季三十题说起来要不要 @暖伤 [你已经艾特啦。 ☆文风诡异注意 OOC有 BUG有 ☆by Homare 【暑假】 本田菊难得来一次图书馆,拿到书后便匆匆赶向刚刚物色好的临窗位置。 也许是拉动椅子的声音略大,对面座位上正做着读书笔记作业的和服少女条件反射地抬起了头。 “抱歉。” 少女报以歉疚的一笑,大概算是礼节性的害羞。 本田菊突然觉得座位... 3 13
©徵羽♚ | Powered by LOFTER